首页 > 限时免费 > 重生穿越
农女惊华:我家王妃带空间最新章节列表_主角是夏桃瑾秦之琰的美文

农女惊华:我家王妃带空间最新章节列表_主角是夏桃瑾秦之琰的美文

农女惊华:我家王妃带空间
《农女惊华:我家王妃带空间》由小编为大家带来,小说主要讲主角夏桃瑾秦之琰的故事,作者一孤舟妙笔生花,小说情节生动有趣,令人阅读轻松,实在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,···
作者:一孤舟 更新时间:2022-09-29 15:15:54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《农女惊华:我家王妃带空间》精彩节选

夏桃瑾火速翻身下穿,穿好衣服之后飞一般冲了出去。

夏家村基本是那种三合一的四合院型房子,夏桃瑾在院子里没看到夏母,走到村口才发现夏母正在跟村里的几个大婶说话。

走近一听,才知道夏母正在说她。

“我们家四丫头可真是的,认识了不得了的大人物,回来也不敢告诉我,害的大家误会了。昨天我们家四丫头身上穿的衣服可不就是那大人物的衣袍吗?听她大哥说,这大人物还留了这么一个玉佩,说是将来要风风光光来接我们家四丫头去享福呢!”

“啊?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?那你们家四丫头以后可有大福气啦,你这个做娘的不就可以跟着享福了?”

闻言,夏母哈哈一笑,摆了摆手。

“可不是嘛?听说那大人物可是京城里来的!以后没准啊,我们一家子都要搬去京城住呢!”

那几个吃瓜大婶闻言面面相觑,表情各不相同,有的一脸嫉妒,有的则一脸不屑。

夏桃瑾听她说的有板有眼,心里十分无语。她相信自家大哥跟一定不是这么跟她说的,夏母一定是从只言片语中猜到了什么,这才添油加醋脑补了这么多。

昨天还一口一个贱蹄子,这会又知道跟着她去京城享福?

夏桃瑾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,算了,还款的事迫在眉睫,这些事还是等日后再跟她好好说清楚吧。

夏母正说得高兴,一见是她,脸顿时就不高兴了,夏桃瑾也懒得拐弯抹角,直接上前,

“娘,能把昨天的玉佩还给我吗?”

夏母见她一来就伸手要玉佩,脸色顿时拉了下来,在那几个吃瓜大婶一脸八卦的目光下,将夏桃瑾拉到一旁,警惕的看着她。

“你一个小孩子,整天净惦记这些贵重东西干什么?”

夏桃瑾耐着性子道:

“娘,那是我的东西……”。

听到这话,夏母顿时就炸了,“什么叫你的东西?我告诉你,那玉佩可是你几个哥哥日后娶XF的本钱,你要是敢惦记,我非扒了你的皮不可!”

所以,她这意思是想将这玉佩据为己有?

夏桃瑾也跟着冷下脸来,“娘,那可是我的玉佩,要怎么处置我是不是也有过问的权利?”

夏母听到这话两眼一瞪,手下意识抬了起来。

“你这养不熟的白眼狼,平白吃我们家那么多年粮——”食。

说到这,夏母这才猛然意识到什么,猛地住了嘴,悻悻将手放下去。

夏桃瑾却上前一步抓住她的手,“你刚刚说什么?”

难道,她不是夏母的亲生女儿?!

夏母也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她眼神闪烁,就是不敢对上夏桃瑾的眼睛,“我……我什么都没说!臭丫头,你还不给我放开?”

她这幅样子,基本已经证实了她的猜测是没错的,这具身体的原身,果然不是夏母的亲身女儿,那夏父会是她的亲身父亲吗?还是说……

“你把话说清楚,难道我——”

夏母见夏桃瑾依然揪着这个问题不放,心下一慌,干脆一*坐到地上,撒泼大喊:

“哎呀,我不活啦!这丫头攀上了贵人就开始欺负娘啦!”

一旁那几个吃瓜大婶离得不是很近,没有听到她们母女两刚才的对话,只看到母女两好像发生了争执,这会夏母居然直接瘫坐在地上了。

几个大婶赶紧围了过去。

“这是怎么了?母女两吵架了?”

“哎呦四丫头,你怎么能跟你娘吵架呢!还不快吧你娘扶起来?”

“是啊四丫头,你就算攀上了什么贵人,那也不能有了男人忘了娘啊!”

夏母见有人替她说话,顿时来劲了,哭喊道:

“可不是嘛,你们看看,这丫头刚还想跟我讨要玉佩,那玉佩可是贵人给我们家下的聘礼,我作为她娘难道就没有资格帮她保存好聘礼吗?你们可得来评评理啊!!”

夏桃瑾见夏母摊在地上撒泼,有些无语,这一个个动不动就瘫在地上打滚撒泼,这是谁惯出来的坏毛病?

不过,夏桃瑾算是看出来了,夏母除了想借机让她断了拿玉佩的心思外,也是在逃避她刚才的问题。

既然夏母摆明了不说,她也不想多问了,眼下还是取回玉佩要紧,空间那还等着还上欠款呢!

“娘,不是我想跟您要玉佩,而是……”

夏桃瑾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一旁几个大婶包括夏母在内都被她勾起了好奇心,夏母甚至忍不住催促,“而是什么?”

夏桃瑾低头轻咬着唇瓣,一副害怕的样子。

“娘,大哥没跟你说吗?那玉佩日后贵人可是要回来取走的,如果不好好保管,我们全家都遭殃的!”

夏母闻言眼睛一瞪,蹭一下站了起来,可反应过来后,又一副怀疑的样子盯着她,“死丫头,你该不会是骗我的吧?送出手的东西,贵人怎么可能会要回去?”

“就是啊,不是说那是贵人给下的聘礼吗?这聘礼,哪有要回去的道理?”

“可不是,四丫头,你该不会是骗你娘的吧?”

夏桃瑾在心里冷笑,面上却一副吃惊的样子道:

“谁说那是聘礼了?”

夏母下意识捂住怀里的玉佩,“谁说的?当然是你大哥说的,你大哥可是亲眼见着那贵人将玉佩给你,扬言要回来接走你,这可不就是聘礼吗!”

夏桃瑾太阳穴隐隐凸起,心想这大哥也太诚实了!难怪夏母谁都不问,只私底下问了大哥!尽给她拆台!

夏母见她一时答不上来,心里越发的肯定夏桃瑾在说谎。

可没想到,夏桃瑾忽然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小刀!

“娘,这也是那贵人给我的,他说了,让我亲自保管好玉佩,谁敢打这玉佩的歪主意,便用这小刀将玉佩抢回来,若谁敢反抗……”

说到这,她刷一下将小刀拔了出来,眼神一凛,目光变得森冷。

夏母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,忍不住后退一步,一旁的几个大婶也被她吓住了。

这些农村大婶平时看似精明,可关系到权贵生死,还是下意识会被唬住。更何况,夏桃瑾从空间兑换出来的这把小刀可是一把军用小刀,削铁如泥,以这里的工业水平,绝对造不出这样的小刀,她们即便不认识,也能看出这小刀价值不菲,非常人能拥有。

夏母见她手上的小刀泛着冷光,心里有些发憷,但还是有点不死心。

“我……我是你娘,你的东西不就是我的吗?放在我这里,我自然会好好保管的!”

呵,你当然会好好保管,而且是终身保管吧?

夏桃瑾在心里冷笑,面上却不显,她刷一下收回小刀,也懒得跟她多废话了,直接使出杀手锏,“娘,这玉佩可不是什么聘礼,这是那贵人交给我定情之物,女儿当然要亲自带在身上了,万一哪天那贵人来了,看到我没带着他的定情信物,一气之下毁约可怎么办?”

这定情信物跟聘礼差别可就大了,说白了,定情信物是人家小两口彼此交换的私人物品,当然得自己贴身带着,可聘礼就不同了,如果作为聘礼,由父母保管确实天经地义。

夏桃瑾这是偷换概念了,可却能让夏母哑巴吃黄连半句话也说不得,毕竟是聘礼还是定情之物,可不是她当事人说了算?

闻言,一旁那几个吃瓜大婶也跟着附和起来了。

“老杆他XF,既然这是人家小两口的定情信物,那你确实应该还给你家闺女,这放在你一个丈母娘身上像啥样啊!”

“就是啊,你就别贪你闺女这点宝贝了,这以后要是嫁了贵人,这种玉佩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吗?”

这话嘲讽的意味可就大了,夏母被说的脸上一阵燥热,一时下不来台,只能将玉佩拿出来还给夏桃瑾,还不忘狠狠瞪了她一眼。

夏桃瑾接过玉佩,赶紧将玉佩藏在袖子里,正想打开空间将玉佩还进去,身后却忽然传来一道声音。

“娘,小妹,不好了,大哥上山打猎摔下悬崖了!”

夏桃瑾心头咯噔一下,手中的玉佩滑落,啪一声掉在地上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