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限时免费 > 修仙文学
婚情可期免费阅读-姚嘉嘉华中忻by晚天欲雪

婚情可期免费阅读-姚嘉嘉华中忻by晚天欲雪

婚情可期
婚情可期是本很好的小说,婚情可期情节跌宕起伏主人公姚嘉嘉华中忻;免费提供婚情可期甜文欣赏:步,他又回过头来,“一会我们送孩子去上学。晚上去见我父母。”我一听要见父母,就紧张起来。我本来想问问能不能不去,但他已经回头走开了。吃早餐的时候小峰就已经兴奋得不行了,孩子对最好的幼儿园没什么概念,他感兴趣的是,那里有很多小朋友和他一起玩,还有很多好玩的设施可以玩。去学校的路上,小峰就一直不停地问问题。我都有些不耐烦了,华中忻却一直耐心地回答着小峰提出的各种奇葩的问题...
作者:晚天欲雪 更新时间:2022-09-29 15:22:22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次日早起,洗漱完毕后下楼,准备去上班。在楼道上遇到全身散发出热气的华中忻。他应该是刚从一楼的健身房运动回来。

我停在楼道一侧,点头对他说早。

他轻轻嗯了一声,从我身旁没有温度地掠过。

走了几步,他又回过头来,“一会我们送孩子去上学。晚上去见我父母。”

我一听要见父母,就紧张起来。

我本来想问问能不能不去,但他已经回头走开了。

吃早餐的时候小峰就已经兴奋得不行了,孩子对最好的幼儿园没什么概念,他感兴趣的是,那里有很多小朋友和他一起玩,还有很多好玩的设施可以玩。

去学校的路上,小峰就一直不停地问问题。我都有些不耐烦了,华中忻却一直耐心地回答着小峰提出的各种奇葩的问题。

他在小峰面前的耐心,真是让我感到惊讶。他在孩子面前,就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,对小峰那种细腻的宠溺,甚至胜过了我这个亲生母亲。

南星国际双语幼儿园门口,停着各式各样的豪车。这所幼儿园是海城知名的,设施最齐全的,也是收费最贵的。这里每学期大中小三个班,每个班只有十个名额。所以要挤进这十个名额,不仅仅是需要钱,还需要有显赫的背景。

华中忻下车,伸出手与小峰击掌,“加油,放学见。”

“放学见。妈妈再见,华叔叔再见。”小峰挥手,跟着迎上来的两个老师进入了幼儿园。

我忍不住回头问华中忻,“这里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。小峰会不会被欺负?”

华中忻转身上车,淡淡地扔出一句,“他也是有钱人家的孩子。”

我一时竟不知如何接这话。

“你今天不上班。一会龙哥会带你去怡会馆,晚上我们去见我父母。”华中忻吩咐我。

我没有说话。基本上他说了的事,我就无权更改。

将他送到华氏集团总部后,蒋轩龙将我送到了怡会馆,并给我一张会员卡。

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过怡会馆的广告。知道这是海城最高端的女人生活会馆。一共六层,包括美容美发和spa等女人所需要的所有功能。只对会员开放,而且会员名额也有限。

我走进会馆时,心里是忐忑的。工作人员看出我的紧张,贴心地安慰我,说不用担心,她们会安排三个形象顾问让我选择,然后形象顾问会给出我发型和其他方面的建议供我采纳。还说等我从这里出去时,我会被自己的美丽感动。

事实上几个小时后我再从镜中看自己时,并没有被自己的美丽感动,而是被惊艳到。

我从未想过,自己有生之年,还能如此精致一回。镜中那个肌肤细嫩,发型时尚的美女,竟然是我。

恍然间又有做梦的感觉。我暗中扭掐了一下自己的腿,疼,不是梦境。

下午五点,车准时到达枫林别苑。我从楼上下来,华中忻站在院子的桂花树旁,静静盯着我看。

我重新做了头发,做了护肤,换上了他送来的黑色裙子,戴上他买的耳环和项链,连高跟鞋和袜子,都是新的。

我有些害羞,偷瞄了他一眼,发现他眼神亮了一下。我暗自窃喜。

“妈妈,你好漂亮。”小峰竟然也惊呼。

这让我有些尴尬,盯了小峰一眼。

“以后看到漂亮的女孩子,应该这样。”华中忻忽然吹了一声口哨。

他竟然在教小峰如何撩妹,小峰竟然也有模有样地跟着学,不过他不会。

“你这样会教坏孩子的。”我忍不住嗔道。

他嘴角微微上扬,又露出邪魅的笑。并不理我,只是又向小峰示范着吹了一声口哨。

真拿他没法。

我弯腰上车,他在旁边,轻轻帮我提了一下裙摆,我竟然心里又没出息地甜了一下。

一路上小峰和他说着幼儿园里的见闻和趣事。他认真地听,不时回应,然后一直在对小峰强调,“如果谁敢欺负你,你就欺负回去,你搞不定,就告诉我。你是男人,不能被欺负。”

我不禁担心,这样教育孩子,恐怕以后培养出来的,是一个翻版的华中忻。不过转念一想,如果真是那样,好像也挺好的。

车停在被网友戏称为‘海城白宫’的豪宅门口,我又开始紧张起来。

不久前,我在这里被华中忻利用,在婚礼上扮演了抢别人老公的角色。今天重返故地,却是来拜见华中忻家长的。

我不禁为自己面临的处境担忧起来。不用脑子想,也可以预见,华中忻的父母对我不会有好的待见。

这时一只手伸了过来,握了握我的手,“既然是我带你来,我就不会让你受委屈。”

我的心里安了一些。他弯腰将小峰抱在怀里,往豪宅里走去。

我跟在他身后,他示意我快一步,与他并排同行。看我还是紧张,他用一只手将小峰扛在肩上,腾出另一只手牵住了我的手。

迎面一个穿着西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,向着华中忻鞠躬,“四少爷,夫人说,你们不必进去了,请回去吧。”

我心中一凛,情况比我想像的恶劣很多,本以为会受到刁难,却不料人家根本不让进门。

华中忻脸如寒霜,却似没听到一般,径直拉着我往里闯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