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限时免费 > 历史穿越
《农门悍妻韩巧》作者幺兮主角韩巧蘅毅孙益明小说

《农门悍妻韩巧》作者幺兮主角韩巧蘅毅孙益明小说

农门悍妻韩巧
农门悍妻韩巧小说主角名为韩巧蘅毅孙益明,是作者幺兮非常有名的一本古代言情作品,目前已完结。全文讲述了小老鼠一般咀嚼吞下,又大大的咬一口。韩巧嘴上没有许任何承诺。心里却暗暗发誓,一定让三个孩子过上好日子,也不枉她来这异世走一遭。十个馒头,娘四人平分。只是三个孩子吃一个半后,就不肯再吃最后一个馒头,想留着晚上吃。“吃吧,晚上咱们白米饭、炒肉吃。”孙可歪着头,“娘,家里没米了,也没肉啊。”“娘一会就给你变个戏...
作者:幺兮 更新时间:2022-09-29 15:30:09
开始阅读
内容详情

“娘,馒头买回来了。”孙秀轻声。

韩巧温笑道,“来,开饭。”

一人两个馒头,一碗稀薄的粥汤轮着喝,三个孩子吃馒头都狼吞虎咽,像吃美味佳肴。

“娘,馒头好好吃。”孙可满脸幸福,一口一口小老鼠一般咀嚼吞下,又大大的咬一口。

韩巧嘴上没有许任何承诺。

心里却暗暗发誓,一定让三个孩子过上好日子,也不枉她来这异世走一遭。

十个馒头,娘四人平分。

只是三个孩子吃一个半后,就不肯再吃最后一个馒头,想留着晚上吃。

“吃吧,晚上咱们白米饭、炒肉吃。”

孙可歪着头,“娘,家里没米了,也没肉啊。”

“娘一会就给你变个戏法。”韩巧摸摸小闺女的头。

强撑着疼痛下床,韩巧稍作运动,让灵魂适应这疼痛,她慢慢吞吞走出屋子。

孙家这小院子其实不算小,但也算不上大。

正房三间,中间是堂屋,左右两间一间夫妻两人住,一间孙益明的书房,院门正对堂屋大门。

三个闺女住在左手边的屋子里,右手边是灶房,水井在角落,茅房在后院,后院还有一片小菜地,本来种了菜,都被孙益明拔去送人了,光秃秃啥也没有。

这次孙益明会下重手一是没银子请客,二是没东西可以送人。

韩巧深深吸口气。

这糟心缺大德的窝囊废玩意,她得吃饱喝足养好身子,攒够力气,到时候以眼还眼以牙还牙。

韩巧十分扫视了一圈家里,真的啥值钱的东西都没有。

也不完全是没有。

她迈步进了孙益明的书房。

这厮其实也很穷,书架上空空荡荡,啥也没有,倒是有十多本书放在一个木箱子里,保存的十分好。

书页上面写着繁体的千字文。

伸手翻开看了一下,她认得几个,但也真的只有几个。

印象里,这是孙益明自己的手抄本,不得不说这狗比字写的不错。

她不知道这些书到底能卖个什么价?所以没有全部带出去,只拿一本出书房。

“阿秀,我出去一下,你在家照顾好两个妹妹。”

“娘,我跟你一起去吧。”孙秀轻声。

韩巧想了想,看向孙依,“阿依你留在家看着阿可。”

孙依点头,默默的没有多言。

“娘,我会乖乖听二姐的话,不到处乱跑。娘和大姐早点回来。”孙可立即乖乖出声。

韩巧摸摸孙可的头,带着孙秀出门。

孙秀乖巧的没问韩巧要去哪里?

就像往常出门一样,沉默、乖觉的跟在韩巧身边。

韩巧是凭着记忆找到的书铺。

她一路上已经盘算好,如果书卖不出去,她就去酒楼卖菜方。

看着往书铺里走的娘,孙秀错愕的张了张嘴,慌慌忙忙立即跟上。

进门书铺门的时候和书铺里走出来的蘅毅碰上。

四目相视的时候,蘅毅十分快速挪开视线,秉持着非礼勿视。

韩巧却打量了一下面前这个高大威武、肩宽腰窄、臀俏。

这身材,真是没话说。

至于模样,也是眉目舒朗,一脸正气,瞧着就是个憨厚老实本分人。

从记忆里她自然知道这是隔壁蘅家老五,平日里干着进山打猎的活计。

为人沉默木讷,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那种。

“蘅五叔。”孙秀轻轻喊人。

蘅毅看一眼母女两人,嗯出声算是回应,随即不停留迈步离开,速度之快,韩巧看着都为之咋舌。

年轻真好!

书铺的掌柜是个中年男人,穿着儒雅,一看就是很有学问的人,见韩巧一身邋遢进来,眉头微蹙却没开口撵人。

而是客客气气问,“这位太太是要买点什么?”

“掌柜,我想卖本手抄的千字文,麻烦您看看,您这边收吗?”韩巧说着把书递上。

掌柜看一眼韩巧,又看向跟着她进来的孙秀。

母女两人都很狼狈,一看就是满脸窘迫,想着应该是家里过不下去了,才把书拿来卖掉,换取银钱买粮食。

“我瞧瞧。”

掌柜接过书。

书保存的十分不错,翻开看书籍字迹,掌柜便有几分满意。

字写的不错,整齐、干净,没有错字。

一本千字文新书得六七百文,这样子一本旧书价格大打折扣,但也不会很便宜。

“这本书可卖二百文,你若是愿意,我这边给你拿钱。”

孙秀满眼震惊。

二百文……

韩巧倒是平静很多,沉着道,“卖。”

一本书,二百文到手。

韩巧想着家里还有十几本,每一本书字数不一样,大小厚度也不一样,价格应该会不同,全部卖掉买粮食,她们娘几个暂时不用饿肚子。

撑上一月半载,她这身子养好,就可以努力赚钱。

拿着钱出书铺,孙秀靠近韩巧,小心翼翼的喊出声,“娘?”

二百文呐。她们扎一个月纸人才一百文,还是四个人有活就要起早摸黑的扎,才能赚来。

“我们去买米粮,再买点种子,后院的地翻一翻种起来,再去买块澡豆,我们都要好好洗一洗了。再给你和阿依、阿可各买根红头绳。”

三个孩子都用布条子扎头发,看起来真怪可怜的。

“……”孙秀张大嘴巴。

买红头绳,那真是她想都不敢想的事情。

“再去买点菜和肉,晚上我们好好吃一顿。”

韩巧根本不给孙秀反应的时间,带着她去买了十斤大米,五斤白面,想着家里盐巴不多,又称了一斤盐巴,一百文就这么没了。

孙秀心疼钱,心口直抽抽。

“娘,买粗粮就好,大米、白面就不要买了吧。”孙秀纠结极了。

她想吃白米饭,吃白面馒头。

可买回家她们也吃不上,都进了爹肚子里。

韩巧摸摸孙秀的头。

“听我的。”

又去买澡豆。

澡豆可贵了,二十文一块,孙秀心痛的看着韩巧付钱买了一块,还买了一罐子洗头膏,又花去二十五文。

买两斤猪肉、一根大骨头二十一文没了,种子十文没了,买十个鸡蛋,又十文付出去,余下的钱买了三个大南瓜、一把葱、几条青瓜,一捆汉菜,留下三文买了三根红头绳。

二百文钱花的干干净净,一个子不剩。

拎着东西,孙秀觉得浑身都发软走不动路。

“娘……”

韩巧看着孙秀满脸担忧,笑道,“家里不是还有书么,到时候把那些书卖了,都是钱。”

“娘还要卖书?”

孙秀惊的目瞪口呆。

“卖呀,那些书放箱子里除了等着蛀虫也没什么用,卖了换粮食多好。”

“可是、可是……”孙秀怕的很。

那些书是爹的命根子啊。

“我不止要卖掉那些书,等你爹回来,我还要让给我继续写。”

家里有个能生钱的男人不用,难道要留着他生锈?

回到家里,看着买回来的东西,孙依、孙可都惊呆了。

韩巧拿出红头绳的时候,孙依满目震惊,不可置信。

孙可高兴的手舞足蹈。

“娘,娘,您最好了。”

她是做梦都想有根红头绳。

孙秀、孙依自然也想,但她们懂事,从来不会表现出来。

“阿秀、阿依快帮忙打水烧火,你们先把自己洗干净,娘给你们梳头。”韩巧欢跃的出声。

她倒是想自己来干活,可这身体真的痛。

她一路上都是强撑着,这会子只想好好休息一会。